泸州七旬老翁捐献遗体 只为跟随53年前的父亲

作者: 时间:2019-06-14 14:14

  “父亲多次表示,去世后,要将遗体捐赠给西南医科大学,让医学生们解剖,要为医学事业做贡献。病中还反复叮嘱我们,要按照他的意愿执行,母亲、我和弟弟都尊重他的决定。”陶铁汉的儿子陶然说,父亲病重期间,从未忘记曾经的誓言。

  2010年,陶铁汉发现自己患上结肠癌晚期后,想起了父亲,出于这几十年对父亲的怀念,2015年签署了捐献遗体志愿书。

  “用这样的方式,与父亲告别,是对父亲的尊重,更是对他精神的延续。”陶然说。

  4月2日,清明节即将到来前夕,泸州南寿山墓园专为遗体与器官捐献者开设的“博爱园”迎来一位特殊的祭拜者——陶铁汉,他既是遗体捐献者的家属,也是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。

  医院的建议很快就被大家否决了,因为那个年代,遗体捐赠有悖于中国百姓入土为安的传统做法。

  陶铁汉的遗愿:捐献遗体,用于医学研究,今天终于得以实现。他用这样的方式,来陪伴50多年前同样捐献遗体的父亲陶宽。

  2015年12月11日,陶铁汉在两个儿子陪同下,到市红十字会签下《泸州市遗体捐献志愿登记表》,成为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。签下登记表,陶铁汉放心了。

  一个半世纪前的故事

今年清明节前夕,泸州南寿山墓园迎来一位特殊的祭拜者——陶铁汉。田明艳供图

  老人的父亲突然去世,一家人捐献遗体后,两辈人干同一件事

  13日上午,陶铁汉老人停止呼吸,儿子陶然第一时间通知泸州市红十字会和西南医科大学,完成父亲遗体捐献。同时,按照父亲生前叮嘱,仅邀请了至亲和父亲单位领导、好朋友,赶到医院见老人最后一面。

  2015年11月,陶铁汉的病情加重。癌细胞在盆腔发生种植转移,侵犯直肠、膀胱、前列腺,与神经、血管、精囊腺粘连,手术无法切除,医生只好把切口缝合。这一年,陶铁汉的身体很差,还是顽强与癌症斗争。

  陶铁汉哥哥陶蓉生表示,父亲陶宽生于1917年,原本是北京人,在抗战高潮时加入了东北军,参加了不少战役。后来,几经辗转,在泸州安了家。

  但这时,大哥陶蓉生将大家召集起来,说父亲生前时常教导他们,人生在世要多为人民做好事,身后也要争取有助于社会。如果真能查出病因,一方面算是对大家一个交代,另一方面也有助于以后此病患者的治疗,最终家人们都同意了。

  13日上午9时30分,亲友忍住悲伤,站在老人遗体前默哀、鞠躬告别。当西南医科大学的专用车接走老人后,他的子女才放声大哭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在大家的误解和议论下,陶铁汉一家人都抬不起头来,更不敢向亲友说清事实,隐瞒了捐献真相。

  抗癌9年,老人多次表示捐赠遗体,交代最后时刻不准抢救

  原来,53年前,陶铁汉的父亲突然去世,遗体被捐献给了医院,用于疾病研究;而现在患结肠癌晚期的他,也打算在去世后将遗体捐献给红十字会,给更多的人带去希望。

  陶蓉生记得,弟弟陶铁汉跟他说过多次,死后要像父亲一样捐献遗体,子承父志,两辈人同做一件好事。